疾刺

疯狂输出

【出本】盗笔 黑花 七情无欲

回点血,有意的宝宝可以私聊

最近很忙,等国庆更新,不好意思啊!

【毕廷】你是仙子吗

不定期更新

此章节有坤廷出没

注意避雷

 

4、

KTV里,一群人聚集在一起,说好听点是在放飞自我,说难听点简直就是鬼哭狼嚎。

毕雯珺本来就融入不进这种热烈的氛围,一个人默默地坐在角落喝果汁。

“你咋不上去唱歌,我是真没看出来他们几个居然有这种天赋!”朱正廷捂着耳朵,实在是受不了从队员们口中产生的“噪音”。

“什么天赋?”毕雯珺明知故问。

“要命的天赋!”朱正廷大声说。

“不是你让他们今天不唱哑不给回的吗?”毕雯珺凑近他耳边调侃道。

“那也没让他们这样吼吧!尤其是文博,多儒雅一名字,再看看现在吼得最凶的那位…”朱正廷头都大了。

毕雯珺还想再说啥,就在这时朱正廷的手机响了起来。

“不好意思啊,我去外面接个电话。”朱正廷朝毕雯珺抱歉地笑了笑,跟其他人打了声招呼便走出了练歌房。

刚刚手机响的时候毕雯珺并没看清来电显示是谁,但他注意到朱正廷的脸色似乎一下子变了。是谁呢?

朱正廷关上门,将吵闹的声音隔绝在门内,他轻轻地吐了口气,调整好自己的呼吸,接通了对面打来的电话。

“有什么事吗?”一瞬间,朱正廷的声音仿佛没有了温度,就像是淡淡地陈述一句话。

“没事就不能找你啦?好久没听你声音了,甚是想念啊!”对面人的语调很慵懒还有点疲倦,从电话那头能听到门卡开门的声音,应该是刚回到酒店。

“我现在有事,你早点休息吧。”朱正廷似乎并不想跟他聊太久。

“怎么,听动静...在跟朋友们唱歌吗?这也叫有事?”电话那头的人不禁上扬了语气,轻佻的说。

朱正廷着实被堵了回去,不知该怎么接话。只听到电话那头继续说:“我明天回去,你来接我。”根本不等朱正廷反悔便挂了电话。语气不容反抗,朱正廷知道终究是躲不过的,只好叹了口气。

回到练歌房里,朱正廷也没再说话,拿了桌上刚刚服务员送进来的酒就直接喝,毕雯珺他们也感受到了队长的低气压也都没人敢靠近,便招呼着各自玩各自的,让队长一个人慢慢消化消化。

然而毕雯珺却一改以往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姿态,他突然很想知道刚刚给朱正廷打电话的人是谁。

他一点点向朱正廷靠过去,发现朱正廷正在翻手机里的相册。偷看别人隐私实数不好,但毕雯珺还是忍不住瞟了几眼。

那是一张两个人的合照,身上还穿着高中时的校服,只是…站在朱正廷身边的人为什么这么眼熟?!

“蔡徐坤?!”毕雯珺没憋住自己的声音,喊了出来。

“嗯…原来你也追星呀!”朱正廷被吓了一跳,指着蔡徐坤对着毕雯珺调侃道。

“也不算追星吧,只是现在他很火,电视上天天都有他代言的广告,想不认识都难。”毕雯珺挠了挠后脑勺。

“是啊,他现在是火了,火的连我都要不认识了...”朱正廷仰头靠在沙发上,感叹的说。

“你两咋了?感觉关系不太好啊?”

“怎么说,不好也不坏吧,哎呀也没啥事,去唱歌吧,我想听你唱歌了…”在灯红酒绿的练歌房里,朱正廷眼睛亮亮地,还有点湿润,兴许是刚刚喝了点酒的原因。

知道朱正廷是故意回避了话题,毕雯珺也不好多问,毕竟别人朋友之间的事,还轮不到他一个刚入社的小虾米来插手。

看到朱正廷递给他话筒,周围人也都在起哄,他也不好意思再推脱,随便点了首歌唱了起来。

唱到副歌部分他回头看了眼朱正廷,发现朱正廷又在低头看手机,手指在屏幕上滑动,应该是在聊天,手机光反射在他的脸上,显得有些苍白。

似乎察觉到了毕雯珺的目光,朱正廷抬起头,冲毕雯珺笑了笑,随即又低下头去继续打字。

虽然被发现自己在看他而有点不知所措,但毕雯珺觉得,朱正廷笑起来,是真的好看!

最后大家唱嗨了,通了个宵也就直接在ktv附近找了家宾馆休息。还好第二天早上没有课,以至于大家集体在宾馆补眠,睡到下午才醒。

毕雯珺和朱正廷刚好抽签抽到了一个房间,然而等毕雯珺醒来的时候,另一张床上的朱正廷已经不见了,估计是去见昨天合照里的那位了,毕雯珺想,又重新倒回了床上,熬夜的滋味真不好受。

5、
xx机场,朱正廷刚下车就接到蔡徐坤的电话,说他已经下飞机了,现在准备取行李,朱正廷急忙付了车费赶往接机口。

印象里蔡徐坤特意强调过自己并不喜欢等人,他觉得既然约定了时间就应该准时,一切迟到的理由都是借口。

没想到这么些年过去了,朱正廷心里还是有些放不下蔡徐坤,昨天接到那通电话,说不高兴是假的,只是朱正廷并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蔡徐坤,老实说他还没有准备好。

当年如果不是蔡徐坤突然决定签约公司出国深造,临走前并没有任何消息通知朱正廷,等朱正廷从老师那得知蔡徐坤出国的消息时,蔡徐坤人已经在飞机上了。

这一走就是三年,虽然蔡徐坤经常会联系朱正廷,但由于时差的原因,往往聊不久就到了该休息的时间,渐渐地两人也就开始产生了距离,通话时间减少了,次数也减少了。

到了接机口,朱正廷并没有看到蔡徐坤的身影,正准备拿手机给他打电话,突然从身后伸出一双手捂住了朱正廷的眼睛。“猜猜我是谁?”

从耳边传来的声音被刻意压低,还带了点鼻音,令朱正廷一瞬间浑身麻麻地,耳朵是他的敏感点之一,蔡徐坤是知道的。“别闹了,幼不幼稚啊你。”

朱正廷伸手想将捂住他眼睛的双手拿下来,可谁料身后人并不这么想,“先说出我的名字,我再松手。”

朱正廷不动了,低下头一句话也不说。“正正,好久没听你叫我名字了,来叫一叫好不好,嗯?”他知道朱正廷最敌不过他用这种软软的口气说话。

“蔡徐坤…”刚说完,蒙在眼睛上的手就松开了,一时半会没来得及适应眼前的光,朱正廷就被蔡徐坤从后面紧紧抱住。

“好久不见正正,我想你了…”听到这,朱正廷觉得过去的事再怎么难受也终究是过去了,他不能老是停留在过去,他们已经不是当年那个说生气就能生气的小孩了,但是没来由的,他感到自己鼻尖一酸。

“我也想你了…”朱正廷回抱住蔡徐坤,或许,他可以原谅蔡徐坤当年的不辞而别,但也因为这件事,他觉得他们之间已经回不到当年的那么亲密无间了。

蔡徐坤的经纪人早在他下飞机前就已经叫好了车等在机场门口,想着待会下飞机直接送他回公寓休息,这次好不容易回国,听说能休息两周,这可是难得的好机会,蔡徐坤当然不会错过,拉着朱正廷就上了车,自己直接开车跑了,丢下派来的司机焦急的给经纪人打电话。

车里意外的安静,平时总是最先打破沉寂的蔡徐坤也只是专心的开车,朱正廷感觉有点闷得慌,“我们放首歌听吧。”

“你想听啥?”

“都可以。”

顿时,车里充满了柔美的曲调。有了音乐的衬托,接下来的对话也就顺理成章的进行起来。

“在国外过的好吗?”朱正廷胳膊放在车窗上,撑着下巴问。

“不好也得好啊,都习惯了,你呢?看你今天好像很累。”蔡徐坤在开车之余扭头看了看朱正廷的脸色,询问道。

“嗯…昨晚通宵了…啊哈…”朱正廷说着顺势捂着嘴巴打了个哈欠。

“这唱歌也不能弄到这么晚啊,那有没有找睡觉的地方?”

“有的,附近有宾馆我们就直接在那睡了。”

“怎么没多睡一会?”

“这不是要来接你吗?你开车吧,我….眯一会…呼….”本来见蔡徐坤就有点精神紧张,现在坐在车上,听着歌渐渐地困意就上来了,实在是撑不住,朱正廷说完就睡了过去。

“……”蔡徐坤不知道该怎么接,趁着等红绿灯的功夫,就这么静静地看着睡着了的朱正廷。因为刚刚打哈欠眼角显得红红的,侧面的夕阳照进来把朱正廷笼罩在余晖里,仿佛沐浴在金色的尘埃中。

 

6、

感觉自己睡了好久,朱正廷皱着眉睁了睁眼睛,发现自己已经躺在宿舍的床上了,床下正在低头给他收拾的人小心地放着东西,生怕把他吵醒了。

朱正廷还没完全清醒,以为是蔡徐坤进了他宿舍,便迷迷糊糊地叫了一声“蔡徐坤?”

“你醒了?要不要喝水?”只见床下的人听见声音忙抬起了头,说着递了杯水过去。

“毕雯珺?你怎么在这?!”朱正廷诧异地看着近在咫尺的脸,毕雯珺个子高,宿舍的床的高度对于他来说根本不算高,他一站直就能看到躺在上面的朱正廷。

“蔡徐坤把我喊来的,他说你的手机上第二个联系人就是我,看备注知道是一个学校的,就把我叫去接你了。”毕雯珺一口气说了这么长一段话,自己都觉得震撼。

看朱正廷半天没说话,毕雯珺急忙又问:“怎么了?是不舒服吗?”

“没事了,蔡徐坤他…还有说什么吗?”

“啊,他说过几天会再来看你。”

“这样啊,辛苦你了,我已经没事了,你回去吧。”朱正廷抿了抿水,握着杯身摩挲。

“嗯好,你再休息休息。”说完毕雯珺便收拾好自己的背包,朝朱正廷挥了挥手离开了宿舍。

其实毕雯珺说谎了,蔡徐坤的确还说了一些话,只是毕雯珺觉得没有必要告诉朱正廷,喧宾夺主的事他见多了,只是这回却砸在了自己头上。

接到朱正廷电话的时候毕雯珺还在上课,他一向是好学生,就算是比他高一级的学长打来电话他也毫不犹豫地给挂了。

结果电话那头的人非但没有就此罢休,还疯狂的开始了夺命连环CALL,无奈之下,毕雯珺只能发了条短信询问有事吗?而回给他的只有简单的三个字:校门口。

毕雯珺第一直觉就是朱正廷不会是被人绑架了吧,看这短信回的绝对不可能是他写的。不过这“绑匪”脑筋也太死了,咋就一直打他的电话呢?

还在思考待会怎么与那“绑匪”周旋才能成功解救朱正廷的毕雯珺按照短信上说的来到了校门口,结果就看到蔡徐坤从车上把朱正廷抱下来走到他面前,“你就是毕雯珺?”

???你怎么知道。看到毕雯珺那满脸疑惑的表情,蔡徐坤不禁解释道:“我看到正廷朋友圈里有发你唱歌的照片。”

噢,是那次迎新晚会啊!毕雯珺恍然大悟。结果蔡徐坤接下来的话让毕雯珺差点上去就是一拳,碍于朱正廷还在他手里毕雯珺就忍住了。

“正廷现在换口味了啊,我还以为他喜欢胖一点的…”蔡徐坤轻佻地看着毕雯珺。

毕雯珺真的都懒得辩解,这个人脑洞是有多大,“请问你还有其他事吗?没别的事的话你可以离开了,马上要到下课时间了。”

以蔡徐坤现在的身份的确不方便在这随时都有可能被包围的地方久留,“我过几天再来看他,你最好别打他的主意,他是我的。”说完将朱正廷交到毕雯珺手里便转身上车走了。

你的你的都是你的。毕雯珺只觉得头都大了,我这是摊上了啥事啊!蔡徐坤跟他想象里的感觉差太多了。

回到自己宿舍的毕雯珺倒在床上,舍友叫他去吃饭他也不想吃,想到今天蔡徐坤说的那一番话,毕雯珺觉得他是不是该离朱正廷远一点,他没想到朱正廷跟蔡徐坤居然是那种关系。

但转念一想,朱正廷今天的状态很不好,毕雯珺还是有点担心,蔡徐坤那边无所谓他怎么想,反正他管好他自己就可以了。

————————————————

标签如果有写的cp出现才会打,坤坤在我看来是属于那种霸道总裁的感觉,但我写出来好像还是OOC了,有什么建议都能提,我会采纳的~

 

【毕廷】你是仙子吗

1、

又到了一年一度百团争宠的日子,每个社团都在为自己今年能多招几个新生好增加社团经费而摩拳擦掌。

“我们社团就不用担心啦,因为我们有正廷啊!哈哈哈”几个社员围在一起嬉笑着,去年他们舞蹈社迎来了一个唱跳俱佳的社员,入社给大家展现的一段舞蹈,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底子不是短时间练成的。今年的前辈们隐退后,他也得到大家一致认可,成为新一任舞蹈社社长。

毕雯珺百无聊赖的走在百团大战的迎新阵容里。老实说他对参加社团一点感觉也没有,他宁愿中午吃完饭回寝室睡一觉,下午继续听歌吃饭睡觉,一天就过去了。

然而事实并不能如他所愿。“为了能让你们拥有一个完整而又美好的大学生活,我决定,明天的百团大战你们都要去参加,要知道,加入一个社团可是非常有趣的!”回想起昨天晚上上自习时助导热情洋溢的笑容,毕雯珺头都大了。

 

“这位同学,有兴趣加入舞蹈社吗?”正沉浸在回忆里的毕雯珺突然被面前伸出的传单打断了思绪,只见眼前这位还穿着练功服,似乎是刚刚训练完就被派来发传单,额头上的汗都没来得及擦去,在阳光的照射下闪着光,又像是被蒸发一样浑身冒着气,微笑地看着他。

毕雯珺有一瞬间失了神,随口来了句:“你是仙子吗?”

 

这,就是他和朱正廷的第一次相遇。

 

“嗯?你刚说啥?”朱正廷愣了愣,似乎没能一下子消化,随即笑出了声:“哈哈哈,我怎么可能是仙子,这位同学你可真逗,有兴趣加入舞蹈社吗?”朱正廷又问了一遍刚刚同样的问题。

“算有吧,不过跳的一般。”毕雯珺有些不好意思,手贴在裤子边搓了搓。

“噢,没事,可以学嘛,那…有什么特长吗?”朱正廷又反问道。

“...悠悠球算不算….”毕雯珺满脸天真。

“噗哈哈,你这人是真的好玩。”朱正廷再次被逗笑了。

毕雯珺就这样被纳入了舞蹈社团。躺在床上的他不禁叹了口气,怎么就进去了呢?一想到他的大学生活马上就要被跳舞所充斥,他连人带被在床上滚了两圈,然而朱正廷的颜突然闪现在他脑海里,嗯…其实这感觉也不差,这么一想...今天的新生见面会他介绍自己叫啥来着?

 

2、

第二天,毕雯珺就接到通知去舞蹈社报道,说是要安排迎新晚会的任务。

“嗯对,说是每个社都要派几名新生上台演出,你们到时候投票选一下吧。”毕雯珺到了社团教室就发现大家已经围在一起讨论晚会的事了,看到他来,朱正廷笑着朝他招了招手:“来啦,我们刚刚才讲到要选新生上台表演的事,那天你不是说会悠悠球吗?刚好展现你实力的时候到了!”

毕雯珺一脸懵,啥?上台表演?“对,上台表演!”朱正廷仿佛看穿了他心里的疑问,用坚定的眼神看着他。

“可是…我没记错的话,这是个舞蹈社团吧…我跳舞…还没学会…”毕雯珺继续为自己不用上台表演找借口。

“这是个集体串烧,什么都可以表演的。”朱正廷继续进攻。

“唉…”实在是扛不住朱正廷期待的眼神,毕雯珺只好投降,不过“我不玩悠悠球,我可以唱歌。”这回开启的另一项技能再次让朱正廷对他另眼相看。

 

当然,在彩排前免不了要给会场进行布置。感觉我们这些新生就是来当苦力的吧!毕雯珺忍不住在心里吐槽。但是表面上还得微笑面对师哥师姐分配的任务。

因为个子高的缘故,所以毕雯珺就负责将装饰用的气球,彩带啥的贴到会场周围的墙上,他也乐得轻松,贴完一部分后,看到其他人还在卖力的用打气筒吹气球,自己也不好意思在那干坐着,便也向旁边人要了个打气筒帮忙。

这时候,朱正廷也在另一边贴气球,他尝试了几次想贴到固定的位置,踮起脚尖够不着的模样让旁边打气球的毕雯珺忍不住笑出了声。

“还是我来吧,再怎么够也够不着的。”最终毕雯珺实在看不下去了,走到朱正廷身边,一脸“我比你高我来弄”的表情,拿走朱正廷手上的气球贴到了墙上。

“好哇,你看到了还不赶快过来帮忙居然还有心情在那笑!”朱正廷埋怨。“还有,我哪里矮,是你太高了好吧!”

“好了,贴好了,还有什么要帮忙的吗?”毕雯珺没继续接朱正廷的话,转而问他接下来的工作。

“那…把那边的海报也贴一下吧…我和你一起!”为了证明自己也是可以干好活的,朱正廷坚持自己贴一次,只是需要借助椅子这类工具。

一边在旁边扶着椅子,一边看着正在贴海报的人,毕雯珺随口问道:“话说我还不知道你名字,你叫啥啊,跟我同届吗?”

“哈?你居然还不知道我名字,昨天的见面会你没来吗?不对啊,你来了啊…那就是你没认真听了。”朱正廷眯着眼危险的看着他。

我昨天完全是一脸懵的情况下就被你拉入社了,见面会哪有心思去思考啊!毕雯珺再次忍不住吐槽。

“算了,再次介绍一下,我叫朱 正 廷,是舞蹈社社长。比你大一届哦!”朱正廷贴完海报,站在椅子上低头微笑面对毕雯珺。

“比你大一届”如同晴空霹雳,毕雯珺当场石化。“哈..哈哈..原来是学长啊,我还以为是同届呢…”毕雯珺露出了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回以朱正廷。

天啊,我刚刚贴气球露出的表情是不是刺激到他了,我是不是不应该说我比他高!毕雯珺现在有苦都说不出了,陷入了沉重的后悔之中。

 

布置会场的任务总算是结束了,接下来就是选择上台表演的节目了,“既然不玩悠悠球,唱歌的话最起码要选首能hold住全场的歌吧,虽说是集体串烧,但也不能大意,要为社团以后的招新打下良好基础!”想起朱正廷今天说的话,看来歌曲要好好选一下了。

 

 

3、

 所谓迎新晚会,在毕雯珺的认知里本来是与他无关的,然而现在,他却是紧张地站在舞台候场:“你觉得我今天彩排的时候怎么样?”他扭头看向旁边的朱正廷。

“挺好的啊,放松啦,别紧张~”朱正廷顺手在毕雯珺背上呼了一把,以示安慰。

“咳..咳,你这手劲,挺大的啊!”毕雯珺被他这一下拍的咳了几声。

“哪有,我那么温柔!”

“是是是,很温柔很温柔”刚中带柔,毕雯珺连连说道。

 经过这一闹腾,毕雯珺的紧张感一下子没了,但还是担心待会唱不好。“没事,正常发挥就行,又不是有导师要为你转身。”朱正廷开玩笑道。

 

“现在,让我们有请接下来的选手,由校舞蹈社为我们带来的《半兽人》!”

“加油雯珺,你可以的!”临登场还不忘给毕雯珺助威的朱正廷摆出的手势着实可爱,毕雯珺忍住笑朝他挥了挥手。

 

演出结束,毕雯珺重重的呼了口气,终于结束了。他来到后台换衣服,正准备脱,身后就传来朱正廷的声音:“雯珺~你小子太厉害了,那高音,飚的我小心脏砰砰跳啊!”朱正廷顺势搂过毕雯珺的脖子,蹂躏他的头发。

“啊哈哈,还好,前阵子练习的时候一直上不去,今天状态不错!”毕雯珺打着哈哈,老实说朱正廷这样的姿势让他有点不好意思,太过…亲密了!

“行,大家表现不错,今晚聚餐,我请客!”然而朱正廷完全没意识到这点,搂着毕雯珺不松手。

“呀,队长请客,那非去不可了,今晚我们要吃大餐!”队员们开始起哄。

“我啥时没请你们吃过大餐了,诶,又不我们吃完饭再去唱歌吧,雯珺今天唱的我心都痒了,好久没开嗓子了,今晚谁喉咙不唱哑不给回去啊!”朱正廷忍不住又提议道。

“哇,队长你也太狠了吧,人家都是不醉不归,你是喉咙不哑不给回,要命啊!”

“哼哼,走起!”

喂喂,先让我把衣服换了再说啊,毕雯珺风中凌乱。

----------------------------

第一次写毕廷的文,文笔废勿喷,有什么建议可以在评论里说,随时欢迎探讨(`∀´)Ψ  不定期更新

【安雷】婚后生活 2

沙雕失忆梗ᖗ( ᐛ )ᖘ

安迷修失忆了。

见到哪个姑娘就扑上去缠着。

别人看了都说:嘿雷狮!你家那位今天又去勾搭小姑娘了!

晚上,只见一栋房子电闪雷鸣。第二天,其他人来安迷修家做客,发现他恢复了,只是整个人黑了一圈。












雷狮:哼,听说电击有助于刺激大脑,所以我电了他一晚上,只是为了增强效果,我把他整个人都电了一遍!

【安雷】婚后生活

无聊写个梗,今天你吸狮了吗( ͡° ͜ʖ ͡°)✧


屋子里传来隐忍的声音。

“怎么了?这就不行了吗?平时的嚣张去哪了?”安迷修淡淡的看了眼被绑在椅子上的雷狮。

“安迷修,你等着,别让我...唔...”雷狮刚想反驳,却被身下传来的酥麻给打断。

“哦?还有力气啊,那看来得加大点力度才行啊!”说完摁下了手中的控制器。

“唔~啊~”
























在这之后,房间里回荡着雷狮的怒吼:安迷修!你有完没完,整天拿着个羽毛挠痒器挠我脚心,想死吗!!!

安迷修的内心os:嘿嘿,今天又成功让雷狮叫了~

最近很忙,没时间填坑,又想着开新坑,真是呵呵了

【黄喻】不动声色 3

不定期更新  日常OOC

也许是晚上喝水太多,黄少天半夜实在憋不
住的只好起来上则所。刚出门,他疑惑的皱起眉。

那是。。队长?

柔黄色的廊灯被喻文州的脚步声点亮。只见对方一个人慢腾腾地下了楼梯。

这么晚他是准备去干嘛?黄少天站在窗口望着喻文州的背影,想都没想便迅速回房抓了挂在门后的外套穿上,也偷偷跟着下了楼。

“等久了?”喻文州抬手朝前方的人打了声招呼。

“没有,刚到。你怎么只穿那么点衣服?”王杰希将自己的脱下,半披着给喻文州搭上。

“这不是怕王医生等久了吗。”他淡淡一笑,私毫不介意王杰希的动作,轻轻扯了下差点掉落的衣服。

“快走吧,你家那小子似乎看到你出来了。”对方往后瞟了一眼漆黑的草丛中,那似乎过于明显的发色。

我靠,那眼神,要吓死我!这么快就被发现了?!黄少天换了个姿势,一边将身子放得更低,一边小声嘀咕着。

“行了,你别释放信息素了,再放我真的坚持不下去了。”喻文州强撑着快软掉的身子开口。

等黄少天注意到那股强烈的信息素消失时,这才发现两人已经迅速撤离了现场。

卫生所里——

“我先给你三天的剂量,看看有没有副作用,啊对了,上回那个药,吃的如何?"另一处卫生所里,王杰希拿了一小板药片,放到喻文州掌心中。

“不行,那个药性太烈,效果虽然不错,但后劲太大了,我得额外休息两天才能缓和。”

“嗯…看来成分得重新调一下。”王杰希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行,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还有…下次拿药,别半夜拿了,做贼似的…很奇怪。”喻文州将东西放进口袋。

“是吗?”明明当初是喻文州自己每次都大半夜的来敲他的门…

离开后,喻文州正巧碰到了因为不知道他们去了哪而一直搓着手等在楼梯口角落的黄少天。
 
“队,队长!你大半夜跑王杰希的卫生所做
啥?”黄少天见对方回来,急吼吼拦住喻文州,又支支吾吾地发问道。

“没事啊。聊聊天而已。少天才是,这么晚不睡觉,站这干什么。”喻文州笑眯眯地看着黄少天发问。

“我?我出来。。锻。。锻炼咯,晚上空气那么好,又安静。。对不对嘿嘿!”黄少天尴尬的挠挠头。

“那你继续锻炼吧。”喻文州并不想拆穿,指不定有许许多多的借口。这家伙,嘴永远比脑子快。
 “队长!”黄少天突然抓住喻文州的袖子。

 “嗯?”
 
“晚上…可不可以,跟你一块睡啊?”他低着头,声音小的连自己都快听不到。

多大了还一起睡。喻文州有些为难…虽然以前还是兵头时两人的确有一起睡过一张床,共同训练,共同裏着棉被唠嗑。但现在情况不一样了。。

“行吧。”考虑再三,喻文州还是点头同意了。

躺在喻文州身边,黄少天看着对方瘦削的背,忽然很想抱上去。

“少天,赶紧睡吧,你那视线盯着我浑身难受。。”
 
“啊!哦。。队长,你穿衣服睡的啊。。”黄少天动了动,早已脱掉上衣外套的他大大咧咧开着玩笑。

“我可不像你,脱衣服睡很容易生病的。”喻文州语气懒懒的,声响起伏的搭着话。

“那倒也是。队长你太瘦了,改天我带你去吃好吃的吧,上回和郑轩他们去吃的一家店,里面的白斩鸡特好吃!”黄少天倍儿有精神的把喻文州掰过来面对自己。

“嗯……你们又偷跑出去了啊。”喻文州闭着眼睛念道。“被抓住我可不负责收场啊。”

“哈哈。不要那么无情嘛!而且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有好吃的白斩鸡诶!”

“好好好,白斩鸡。可以睡了吧,我实在没力气了。”喻文州真的撑不住了,重新翻了个身不再回答。

黄少天无聊的仰面朝天躺着,完全没有睡意的他又坐起来,伸着脖子静静观察喻文州白皙的面庞,黄少天将对方额前过长的碎发轻轻拨开,想着下次有机会带他去剪剪。

话说,在偷偷跟着喻文州时他又闻到了那股莫名围绕的omega气息…到底是谁的啊?和队长见面的……

黄少天瞪大双眼,难道是医生?!不不不,不可能,王杰希是大家都知道的alpha,不可能是omega的。黄少天很快否决了这个想法。

但如果喻文州自己不说,黄少天也不会去多
问,并不是不想知道,而是他明白,倘若队长真得想告诉,自然会跟他讲。

过了会儿,终于察觉出困意的黄少天重重打了个哈欠,随后慢慢躺下。

而一边,喻文州却睁开了双眼,他猜到黄少天可能在此时有所察觉,只是以他的了解,对方应该不会当面问那些事。

回忆——

“你得知道,想要找到一个信息素几乎一样的人很难,现在你能做的只能尽量隐藏好自己!”王杰希拿着本子,叫住准备出门的对方,边记录边说。

“嗯,我知道,可周围的人恐怕已经有所察觉了!我担心会是。。。”

“你先回去,我调查下吧。不过你们队那位,我估计你再不出现,他就要上来了!”王杰希合上本子,又将圆珠笔“叭”的按好。

“。。行。”喻文州舔了舔下唇。放在门把上的手紧了紧。

但愿王杰希能尽快找到与自己信息素差不多的Omega。。来引开其他人的注意。

------------------这是一条分割线-----------------

有没有感觉不像军旅文,心死

【黄喻】不动声色 2

不定期更新

什么味道,好甜,好想吃掉!

浓郁的omega信息素包围着黄少天,他强忍着想直接扑过去的欲望,缓慢走到对方面前。

只见对方跪在地上,头朝下,看不到脸,双臂交叉难受地环抱着身子,只能听见隐隐地抽泣声。黑色的头发被汗水打湿,贴在脸颊旁,黄少天忍不住伸手把它拨开,露出了omega潮红的侧脸。

等等。。这张脸。。

来不及思考,不经意间释放出了强大的alpha信息素,这可苦了omega,他顺着本能一点点靠近黄少天,脸也逐渐清晰。。

队长?!!

“呜哇!”黄少天一个激灵,从床上坐了起来,靠靠靠,原来是个梦啊,吓死我了!队长要是知道我梦见了他,而且还是这种梦,铁定要用眼神杀死我!快,重新做个梦,队长退散队长退散!

第二天,黄少天顶着两个浓重的黑眼圈在队伍中晨跑。“我说黄少,你昨天发生了什么,被人打了?诶不对啊,什么人敢对我们黄少动手啊,不想活了吧?”郑轩有意无意的调侃着黄少天。

然而这次黄少天并没有立刻怼回去,他被昨天的梦纠缠了一晚上,一闭眼就是队长潮红的脸,黄少天整个人都不好了,跑步都开始顺拐起来。

今天蓝雨的任务是搭档配合,根据所提供的信息,找出被放置物品的隐藏地点。这也是为了今后执行任务时,解救人质时能做出关键准确的判断,完成顺利营救。

黄少天自然和喻文州搭档,这引起了众多人的反抗。

“这不公平,队长谁啊,分析帝啊,分分钟推理出正确地点,有他在的队伍,我们怎么赢?”队友A说。

“诶你抢了我台词不说,还有你把我放在啥位置!!你说你说啊!!”黄少天瞬间炸毛。

“好了,那。。我跟少天就少一个信息怎么样,信息少了,我们也就不会那么快了。”文州开口说道。

既然队长都这么说了,其他人也不好意思太较真,毕竟一个队的,而且队长头脑好也不能怪他,只能怪自己不会分析咯。

黄少天实在是佩服喻文州的分析能力,尽管少了一条线索,喻文州还是很快分析出了物品被藏匿的几个可能地点。“烟头的标志。。是让我们去吸烟场所还是应该找那个人呢?可我们都不吸烟,去吸烟场所会呛死我们的吧,诶我说我们去找老叶吧,这指的肯定是他!”黄少天看半天实在想不出来。

“嗯,就去找他。”喻文州双手环胸,淡淡地说。

“我靠靠靠,真去找他?!”

“因为这标志就是暗示着他啊,你看这个烟头下面类似手的夹烟姿势,形成了一个y字母,荣耀里抽烟的首字母又是y的不就是他吗?”喻文州笑了笑。

“还真是诶,快走队长!”黄少天两眼冒光,仿佛猎物就在眼前一样,抓起喻文州的手臂往前冲。

“慢点少天,会摔的。”

到了叶修所在的办公室,也不管对方在干啥,黄少天直接推门而入。

“我说,还给不给人隐私了,说了多少遍下次记得敲门。”叶修坐在桌前,直盯眼前的电脑,看来对黄少天这种行为已经习以为常了。

“正事,快,我们队长找你有话!”黄少天“啪”的一声就把叶修面前的电脑给合上,指指喻文州。

“哟,手残来啦!最近防身术的小刀练的怎样了?”

“你怎么这么说我们队长!”黄少天尴尬的回头看看喻文州。

“那怎么了,文州也知道啊,对吧!”叶修欠揍的看了眼喻文州。

“好了,有时间切磋切磋,让你感受一下。我们今天分配了任务,线索中有一个是你,就说有什么要求吧!”喻文州也不啰嗦,直接开口。

叶修听完,嘴角上扬的看向对方。“要求嘛,不过分,那就。。。”

任务结束,各组队员回到最初集合的地点。黄少天手里拿着找到的物件,不出所料,喻文州他们这组再次取得小组第一。“要不是老叶,我们肯定会用更短的时间拿到物件的,还让我们去帮他清理办公室里的储物间!”黄少天又在那开始他的“连环炮”演说。

而喻文州默默地把东西交给管理处。回去的时候,他偷偷揉了下腰,果然,明明知道自己刚度过完发情期就干清扫这类的活会很累,叶修肯定是故意提出的。喻文州郁闷的想。

------------------这是一条分割线------------------

没有喻文州的头脑,写不出来高智商的分析

【黄喻】不动声色 1

无聊产物 文笔差勿喷
abo  军队paro
黄少天(A)× 喻文州 (O)
看心情更新,可能会坑

第一章
「荣耀」在C国有着极大的影响力,人们崇尚它,更希望自己有一天能进入这个庞大的“世界”,实现自己的梦想。

它被重点划分为几个秘密组织,每年被派遣到其他各国进行研究深造,亦或是卧底追击藏在各国中的奸细,将其捉拿归案。

这天,「荣耀」基地像往常一样,下发命令,派遣特种兵们进行演戏和参与任务。

“诶我说,你们有看到队长去哪了吗?一大早醒来就没看到他。”黄少天抓住一边准备去收拾装备的郑轩问道。

“不清楚啊,你跟队长平时不都在一起吗?我只是在早上吃饭的时候看到他。”郑轩摇了摇头。

“奇怪,那他能跑哪去?”黄少天挠了挠头,深深吸了一口气。嗯?怎么感觉,有股。。湿草的味道,没下雨啊!黄少天又搓了搓鼻子。

好不容易抑制住体内的澎湃,喻文州大口的喘着气,衣服还好说,这么多汗随便说去锻炼了还有人信,裤子就不太好解释了,更何况还黏黏的。

他探头往窗户外看了看,确定没人才松了口气。蓝雨部门的宿舍楼距离这个仓库不远,旁边有一条小道是平时一些晚上出去偷吃的部员踩出来的,呵,真是天助。

刚刚发情完,即使缓了一会,手脚还是有些软,好不容易打开仓库的大门,刚准备小跑过去。

“队长?你怎么在这?!”郑轩抱着一箱子训练服,疑惑的看着喻文州。“刚刚黄少还在找你呢!”

喻文州朝他尴尬的笑了笑:“没事,锻炼锻炼”还是说出来了。。

“行,这锻炼啥呢,出这么多汗,快回去换件衣服,免得着凉了”说完郑轩腾出一只手,刚想帮喻文州擦一擦额头上的汗。

喻文州将头一偏,躲开了,郑轩尴尬的只能缩回手挠了挠头。

“呃。。我回宿舍换身衣服,你赶快把训练服给队员们送去,今天不是有演习吗?”喻文州擦掉额角上的汗,急忙开口为郑轩找了个台阶下也为自己开脱。

“啊,对,今天的演习似乎很困难诶,真是压力山大,也不知道总部怎么回事,每年都在这种时候搞演习。。”嘴里嘟哝着,思维一下子被演习所填满。

喻文州看着郑轩离去的背影,紧绷的心终于放了下来,还好郑轩是Beta,信息素对他没啥影响,得赶快回去了,再碰上一个人肯定没这么幸运了。

好不容易回到宿舍,喻文州已经疲惫不堪,一头倒在床上,连手指头都没力气动了,看来今天的演习得请假了。

还在苦恼怎么跟上级请假,黄少天就风风火火的闯进了他的宿舍。

“队长!可算找到你了,要不是郑轩跟我说他在仓库见到你,我就以为你又跑到哪里偷偷训练去了,不过你在仓库干嘛啊,不会真的去偷偷训练了吧,诶下午跟我来一场吧,这次肯定能赢你,诶你有没有觉得有股甜甜的气味啊,你刚刚跟omega接触了?!还挺好闻的哈!”

黄少天又开启了他的无敌连环嘴“攻击”,并且轻松的在各个话题间随意转换。喻文州只能朝他笑着摇摇头。

“啊,嘿嘿。。”黄少天看队长摇头了,快速地把嘴一闭,尴尬的笑了笑。“是什么样的omega啊,来追队长?哪天给我看看呗!”

“少天多想了,比我好的人那么多,会在乎我这一个吗?”喻文州笑着反问。

“还真别说,队长你要是个omega,我百分百追你!”黄少天一脸认真。

“去参加演习吧,我今天有点不舒服,帮我跟上级请个假。”喻文州直接回避了黄少天那看似一本正经的“表白”。

“哦,好吧,那你休息好,我晚上再来看你。”黄少天耷拉着头,默默转身。

看来下次得更加注意才行啊!

-------------------这是一条分割线-----------------

初次见面,请多关照!